站內搜尋:

主頁     |     最新消息     |     公司簡介     |     佳保通訊     |     下載佳保通訊PDF版     |     追討賠償     |     交通意外Q&A     |     聯絡我們     |     相關連結

「佳保醒一醒」
交通意外後,
讓您的煩惱不安得以減緩,
讓您的交通常識有所提昇,
讓您的意外損失獲得補償。

佳保通訊 > 佳保信箱
佳保信箱 (第三十一期)
切線撞車起爭議,有罪無罪誰能知?(08年9月)


問題:
讀者偉業來信,月前駕車於龍翔道左二線往黃大仙方向行駛,並尾隨一輛載有竹枝之貨車距離約二十多米。而左一線前方有輛私家車相距約二十米,左後方則有輛貨灣相距約三米,於是打左指揮燈後,於左線兩輛車中間切入左一線。此時,偉業前方之貨車之竹枝突然跌下,原本在左前方之私家車亦因竹枝跌落而突然減速,偉業車頭便撞上該私家車之車尾,而尾隨之貨灣亦撞上偉業的車尾。意外後,警方向偉業作出檢控,理由是“不小心駕駛”,但並沒有對尾隨之貨灣作出檢控。偉業認為自己當時反應十分合理及謹慎,前方車輛因意外情況而突然減速才導致意外,自己也是受害者,問此案“有冇得打”?

 

答案:
偉業的案情頗為複雜,筆者研究後,或許偉業可參攷香港高等法院原訟法庭之案例(HCMA000472/2007)。為幫助讀者了解,案例內容有所刪減:

2006年7月,黎先生駕駛貨車沿屯門公路左二線往元朗方向行駛,當駛至皇珠路與屯門公路交界時,前方左一線有一輛平治房車及一輛七人車,兩車相距約二十多米。因黎先生之車速較七人車快,便從左二線趕上並與七人車並排。此時於平治房車前方約十多至二十米外,左二線上一輛貨櫃車頂部突然,並意外地撞上該處之行人天橋底部,碎片掉下。平治房車隨即用腳制減速,將車速減慢,但並沒有緊急剎車。而黎先生則發出切線訊號後由左二線,於平治房車及七人車之間切入左一線。在平治房車尚未停定前,黎先生之車輛便撞及平治房車之後方,七人車車頭亦撞及黎先生之車尾。

警方向黎先生作出檢控,但沒有對黎先生車尾之貨車作檢控。而裁判官裁定黎先生「不小心駕駛」,裁判官認為黎先生在跟隨前方之車輛行駛時及切換行車線前,不但沒有保持警覺、亦沒有留心周圍路上之交通情況,沒有在平治房車須要停下來時及時停車,撞及該車輛之尾部。認為黎先生當時的駕駛方式在當時之環境下完全達不到一具有合理駕駛技術、勝任及小心謹慎之駕駛人的應有水準。

黎先生不服,並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高院法官在考慮過黎先生之代表大律師的陳詞、裁判官之判詞、及參攷了R v Kit Wing Wo ﹝1985﹞1HKC之案例後,認為:
一、 原審裁判官錯誤地採用了「不證自明」(有關解釋及案例可參攷「佳保通訊」第十四期〈民事索償盲公竹〉及第二十六期〈佳保信箱〉)的舉證原則去裁定黎先生不小心駕駛。裁判官必須考慮控方能否提供一些關於上訴人不小心駕駛之實質証供及/或証據,而此案中控方並未能提供。
二、 裁判官完全忽略了平治房車司機的供詞,形容左二線上之貨櫃車車頂撞及橋底時,“事發相當突然及在意料之外”、“該碰撞在其前方大約十多至二十米外發生”。黎先生因當時專注在他前方的平治房車,所以沒有機會看到更前方的環境,當平治房車減速時,黎先生已立即剎制,但事發太突然,撞及平治房車的尾部其實是可以理解的。
三、 錯誤地在分析案情時採用了雙重標準,有欠公允。當前車撞及天橋底部時,黎先生及其後方的七人車司機都因緊急情況下,導致他們不能及時停下車輛,所以撞及各自前方的車輛。控方正確地不檢控七人車司機,而黎先生被檢控及被裁定不小心駕駛是對黎先生不公平。
基於上述理由,高院法官裁定上訴得直,定罪撤銷,刑罰擱置。

相信上述案例應能幫助偉業作決定。然而,每宗意外的情況都不盡相同,案例很少能全部直接套用,遇上交通意外,還是立即向專業人仕請教,方為上策!

 





你是第 位訪客
交通意外索償   |   公証報告   |   免責聲名   |   網站地圖   |   版權所有 © 佳保公証行